首页>社会>社会与法 > 正文

007真人007真人

2019-11-08 16:37:37 来源:广元在线
分享到:

  据消息,“这年头连救护车都有假的,真是让人后怕!”2016年8月9日,市民肖女士讲述了让自己感到匪夷所思的经历:“我护送爱人从沈阳转院到盘锦,到地方就让警察扣了,这才知道遇到了黑救护车!”

  医院内:“护士”帮忙联系急救车

  据肖女士介绍,8月1日5时许,肖女士的爱人脑血栓突然复发,她立即拨打120,将爱人送到了位于沈阳的某三甲医院。做完脑部CT后,医生建议肖女士的爱人住院治疗。

  “我们的亲戚朋友都在盘锦,就合计把我爱人送回盘锦进行治疗。”经医生诊断,肖女士爱人的病情暂时稳定,与家人联系后,她准备将丈夫转到盘锦市中心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当时我在医院里打听救护车转院的事儿,有两个女的主动跟我搭话,说能帮我联系到救护车,而且价钱还便宜。”肖女士回忆说:“我看她俩都穿着护士服,以为是医院人员,就同意了。”随后,一名“护士”拨通了医院救护车调度的电话,并将电话交给了肖女士:“你们俩谈价格吧。”

  在双方约定1600元的车费后,一辆“辽G”牌照的急救车出现在医院门口。“从沈阳转院到盘锦,咋来个锦州牌照的救护车?”肖女士没敢上车。见此情景,那两个“护士”说可以便宜200元钱。但肖女士死活不同意:“我这是送病人,哪能坐来路不明的救护车呢?”

  见肖女士态度十分坚决,“护士”表示也有本地牌照的急救车,不过要等20多分钟。“我爱人那时候病情基本稳定了,我想等一会就等一会吧。”肖女士说。果不其然,半个多小时后,一辆“辽A”牌照的急救车来到医院门前,在司机和“护士”的帮助下,肖女士的爱人被抬上了车。

  高速上:三无急救车玩儿“漂移”

  “哎,咋就咱仨啊?没有医生护士吗?”急救车开动后,肖女士觉得有点不对劲。“你这是转院,也不需要抢救,要啥医生护士,那不得额外花钱啊!”听到肖女士的询问后,急救车司机回答。

  等到这辆急救车开上高速以后,肖女士心里的疑问再次冒了出来。“救护车开得特别猛,速度老快了。”肖女士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到转弯的地方,司机也不减速,一个‘漂移’,直接把我从座椅上晃到了地上。我爱人的头撞到了车身上,磕了一个大包,他可是脑血栓患者啊!”

  这时候,肖女士才发现这辆急救车上甚至连基本的救护设备都没有。

  刚下车:急救车竟被警察查扣

  “我是不是遇见黑车了?”肖女士挺害怕,也挺无奈:“但是已经开了一半路程了,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坐到盘锦。”剩下的路程,坐在急救车里的肖女士一直胆战心惊。好不容易熬到了盘锦市中心医院的门口,令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不知道从哪突然出现了好几名警察,上来就把我们拦住了。我也没违法乱纪啊,把我吓坏了。”后来,经警察解释,肖女士才明白,自己真的遇见了黑急救车。随后,警方将涉事急救车扣留,并将司机带走调查。

  “太后怕了,多亏路上没有发生啥意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肖女士说。

  回沈阳:讨要说法遭拒绝

  “现在咋连救护车都能有假呢,这不是图财害命吗?”肖女士十分气愤。

  在爱人病情稳定后,8月8日上午,肖女士再次来到当时就诊的那家医院:“我就想找到那两个骗我上黑车的‘护士’讨个说法。”没想到“护士”看到肖女士后,竟拔腿就跑。“肯定是心里有鬼!”终于追上“护士”后,肖女士跟她争吵起来。

  听到两人的争吵声,一名自称姓叶的女子上前,自称是那两名“护士”的领导,能处理这件事情。跟随该女子,肖女士被带到写着“明喆物业”的办公室。“直到这时我才明白,给我介绍救护车的根本不是医院的护士,就是普通的护工。”随后,叶姓工作人员听肖女士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表示下午可以给肖女士答复。“当天下午我又去了,这回跟我谈的人自称是领导,又让我第二天上午再来处理。”

  8月9日上午,肖女士如约再次来到明喆物业办公室,这次这位领导的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他们不但不承认骗我了,还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人不是已经平安送到医院了吗,还有啥可闹的。”肖女士越说越气愤:“我这是没出事,一旦出事了,谁能负责?我一定得要个说法。”

  沈阳警方:专项行动打击黑车

  去年12月,沈阳于洪区于洪派出所接到市民举报,称有人冒充正规120急救人员开黑急救车。经过调查走访,民警最终锁定了私自经营急救车业务的马某。今年1月8日晚,民警在于洪区某医院将正在非法从事急救业务的马某抓获。

  从今年1月4日开始,沈阳警方在全市范围内全面启动了针对九类黑车的专项打击整治行动。截至昨日,共依法查处527辆车。其中,黑殡葬车26辆、黑出租车75辆、黑三轮车259辆、黑摩的155辆、黑货的2辆、黑校车3辆、拼装报废车1辆、黑救护车2辆、假牌套牌车辆4辆。依法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5人,行政处罚违法人员511名。

  黑救护车就是指那些没有正规救护车执照,但还出现在市场上运行的车,名义上是救护车,实际害人不浅。

  黑救护车泛滥并且扰乱医疗市场

  黑救护车横行市场,抢地盘、乱收费、甚至相互之间血拼,并非北京一个地区的景象。黑救护车已经成为多地急救和病人转运服务领域中的突出问题,给患者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了较大威胁。毕竟,这事关患者的生命安全。

  救护车不做转运病人的事,却只借着救护车的身份出去发医疗广告。在混乱的救护车运营市场,这还不是最出格的。更加肆无忌惮的是黑救护车趁人之危收黑钱,并且抢占外地转运,设置如“人死不负责”的“免责条款”。据《新京报》调查,与外地转运的庞大需求相对应的,是正规救护车外地转运服务严重不足。

  但是,规范救护车市场,仅仅靠严打黑救护车还远远不够。资料显示,北京急救中心2012年有400辆救护车,北京市红十字会2012年有203辆救护车。这一数字甚至要低于2008年时的救护车保有量。救护车配置不足,已经让日常市区内的救护车服务显得力不从心,而在外地转运服务上,则尤其捉襟见肘。譬如北京市急救中心只有五到六组人负责外地转运,这与北京外地患者众多、外地转运市场庞大极不相符。

  所以,严打黑救护车的同时,必须审视如何增加正规救护车的服务供应问题。《北京市救护车管理办法(暂行)》对救护车的配置有严格规定,譬如“急救专业机构按每5万人口配置1辆救护车”、“二级及二级以上的医疗机构可按每200张床位配置1辆救护车,原则上不超过4辆”。这样的配置比例本来就很严格,如果考虑到车辆周转、检修等问题,救护车配置不足问题可能更突出。因而,有必要重新评估救护车配置标准,对相关规定予以修订。

  此外,也不妨考虑为社会资本进入救护车市场“打开大门”。在北京市,按规定只有三类机构可以配置救护车,即北京急救中心、北京红十字会和满足条件的医疗机构。在这样的格局下,正规救护车收费一直比较高昂,而黑救护车又难以保障安全。如果能够考虑让社会资本进入救护车市场,只要设定科学的门槛,同时加强监管,或许可以达到共赢。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广元在线版权所有
广元88必发巴中在线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凉山88必发网内江88必发网